老彩票

巾帼风采丨杨晨:不负韶华守初心

栏目:巾帼风采 日期:2020/05/08 10:56 浏览:

杨晨,山东省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、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、护理组长。

当时,黄冈是除武汉以外,确诊和疑似病例最多的城市。我们抵达后,大巴车疾驰在湖北黄冈的公路上,透过车窗,我望着这座被疫情笼罩的城市,漆黑的夜幕衬着空无一人的街道,这样萧索的景象,更让车内的我感到自己肩负着重要使命。作为首批“逆行者”队伍的一员,这样深刻的湖北“打开方式”,足以让我终身难忘。有人问我:杨晨,你怕吗?我想怕应该是有的,但从请战援鄂的那一刻起,我只想到了责任。抵达湖北黄冈后,我第一时间剪短了头发,我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去迎接这一次挑战。湖北省黄冈市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,原计划今年5月份投入使用,因为疫情需要,提前启用。经过持续30个小时的紧张准备,1月28日23时,我们收治了第一个患者。当天晚上,我就投入到战斗中。

image.png

作为重症护理组的一员,每天面临的都是最危重的患者,我清楚地记得一位老大爷,体重180多斤,昏迷伴有失禁性皮炎。病房建立之初,条件有限,失禁性皮炎唯一能做的就是勤冲洗,保持清洁、干燥。平时看似很简单的工作,在厚厚的防护服,雾蒙蒙的护目镜下,一次又一次的体力消耗,一切变得那么艰难,这是我来到黄冈以后,唯一一次因为工作流泪。流泪不是因为我做不到,而是因为我想做却做不好,我永远忘不掉脱下口罩时,鼻涕和口罩藕断丝连的场景。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,我只能将平凡的工作重复一遍又一遍,功夫不负有心人,持续的坚持和努力,患者的失禁性皮炎痊愈了。

一位65岁的阿姨,入院时带入骶尾部2期压力性损伤。特殊的是,这位阿姨还有另一重身份“退休的老护士长”。我虽然经常为阿姨翻身,但是破损的皮肤暴露在外,加上阿姨喜欢端坐卧位,食欲很差,这无疑会让压力性损伤越来越严重。面对这种情况,我把医院为我们准备的压疮贴全部留给这位阿姨。直到有一天,阿姨说:“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但是我记得你的声音,是你把压疮贴拿给我用的,我的屁股才好那么快。”朴素的话语中带给我很大力量,这是护理前辈对我护理工作的认可。

2020年2月14日,是一个难忘的日子。当我在酒店门口看到一辆红色的大货车缓缓驶近时,“济宁黄冈 同舟共济”八个大字映入眼帘。虽然已经提前知道这一天会有济宁市送来的物资,但是身处千里之外,当看到这满车的物资,更多的是心理慰籍。我们虽然身处一线,但始终有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这个温暖的家做坚强后盾。

奋战57个日夜,山东交出学霸级“黄冈答卷”,我们迎来了胜利日。在驶离湖北黄冈的车上,再次透过车窗,黄冈人民夹道相送,他们中有须发皆白的老人,有咿呀学语的幼童,有庄严行礼的学生,也有身着工装的医务人员,有出租车司机,还有坐在轮椅上的病患……他们手举红旗,用满街的呼喊,满脸的热泪,满心的感恩,满腔的祝福为我们送行。坐在车上的我们,透过车窗,使劲向他们挥手还礼。

“谢谢你们!”“黄冈加油、中国加油!”“我们还会回来的!”嗓子哑了,已经泣不成声,隔着口罩,多少人失声痛哭。这不是一个人的告别,而是一座城的送行。